《复活的鲁路修》主创访谈第二弹:千羽由利子×河合桃子×松本美乃
文章 > 动漫文化 > 动漫杂谈
阅读量:...
评论:...
...
...

分享文章到

阿波灵
UP主
2018年06月13日 20:13:07

译自V-STORAGE online的相关访谈。

  在主创人员访谈第一弹对谷口悟朗监督进行了采访之后,本文对参与《复活的鲁路修》——《叛逆的鲁路修》剧场版动画制作的三位人员——千羽由利子、河合桃子、松本美乃,就作画感想、参与项目的契机等方面,进行了主创人员访谈第二弹的采访。大家还可以猜猜天之声是谁。

  千羽由利子是动画制作师,设计师。担当过《星空清理者》《Sacred Seven》《纯洁的玛利亚》的人设,在《叛逆的鲁路修》动画系列中担任主要动画制作师,担任总作画监督,参与三部剧场版,《复活的鲁路修》的制作。

  河合桃子是动画制作师,当过《纯洁的玛利亚》《机动战士高达:铁血的奥尔芬斯》的作画监督,《加速世界》的原画等等,参与《复活的鲁路修》的动画制作。

  松本美乃是动画制作师,当过《纯洁的玛利亚》的作画监督,《心理测量者》《我的英雄学院》的原画等诸多动画,也参与《复活的鲁路修》的制作。

——请大家谈谈自己参加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契机。

千羽 都没人来叫我参加的哦(笑)。在我负责人设的《星空清理者》(2003年)结束时,我听到传闻说谷口监督和大河内先生在策划一个原创动画。然后我就一直跟制作方说「等项目启动了,我想当原画!我一定要当!」。然后过了一段时间,制作方打电话问我「你真的要参加吗?」,我秒答「我参加!」后,谷口监督就问我「你来当个总作画监督,怎么样?」,邀请我的语气非常轻巧(笑)。然后我就参加进来了。

——千羽小姐从是电视动画系列的时候就参与进来了,那河合小姐和松本小姐是什么时候参与进来的呢?

河合 电视动画的时候,我还是个观众,坐在电视机面前看动画。跟《叛逆的鲁路修》无关,我从以前起就想跟千羽小姐一起工作了,直到《七合圣石战记 》(2011年),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。然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工作了。我听说这次的企划项目启动了,我就去求千羽小姐让我参加。

松本 我当过《纯洁的玛利亚》的作画监督,结识了千羽小姐、河合小姐。在《纯洁的玛利亚》之后,制作方叫我来参加这次的剧场版,我就从《叛道》开始加入进来了。

——河合小姐、松本小姐负责什么场景?

河合 我负责了《兴道》中鲁路修扔飞镖的场景。还有些其他场景,但太琐碎了,不好说明(笑)。

千羽 河合小姐负责的,比如有蔷薇园中修奈泽尔和卡诺恩的场景,鲁路修、朱雀和娜娜莉在阳太上谈笑风生的场景等等。我负责的,基本上都是使用电视动画素材的场景,比如时不时鲁路修会露出一个坏笑,C.C.窥视一下,在各个剧情中间加入一些我负责的新画面。

松本 我是从《叛道》开始加入的,所以我现在能说的我负责的场景比较少。比如《叛道》中圆桌骑士齐聚一堂的场景。朱雀打开圆桌骑士所在楼层的大门,进入后,飞刀飞向朱雀,朱雀一把抓住飞刀的场景。

——动画有很多角色,画起来非常累吧?

松本 我是第一次参加,所以在把握角色上非常吃力。可是,两个作画监督——千羽小姐和中田先生会参加商讨作画,一起出谋划策,蛮愉快的。不单是演出人员,还有作画监督一起,我们一开始就在角色的站位、演技、画面的视角等等这些方面形成了共识,所以心情上还是比较轻松的。

天之声 其他作品中,一般是只有演出人员和原画人员会参加商讨作画。作画监督不参加的。

千羽 不仅是《叛逆的鲁路修》,我和中田先生出任作画监督的时候,我们一定会参加商讨作画的。谷口监督一般是不参加商讨作画,但这次有些部分只有监督才明白,所以在新画面的商讨作画时,谷口监督也会露脸。

松本 我真的是非常尊敬千羽小姐。

天之声 太突然了吧,松本小姐!(笑)

千羽 说笑了(笑)

河合 是真的。是真心话。可不您都不信我。我好想要千羽小姐的画功。

松本 她非常出色。有很多出色的地方,该怎么说呢……

千羽 喂?太假了吧?(笑)

松本 如果是纯白米的饭和海鲜盖浇饭,那就是海鲜盖浇饭要好吃得多对吧。就是这种感觉。

(众人爆笑)

——松本小姐的原画是米饭,千羽小姐的督导是海鲜啊。

千羽 米饭和海鲜盖浇饭(笑)。

河合 可是,松本对煮饭也很有讲究的吧?

松本 真是善良~~

千羽 倒不如说她是个只有米饭,也会吃得很美味的家伙。

——感觉大家关系很不错,工作气氛也不错。

千羽 这次几乎是这两人第一次接受采访,我会努力不让她们胡说八道的。但基本上她们言行举止都很可疑,非常有趣的(笑)。

——在作画方面,有什么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独特规则,或是作画要点吗?

河合 我觉得每个作品都是这样的,要考虑到这个角色要怎么动,才会展现角色个性。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角色,有种个性凝缩的感觉。比如鲁路修,他有独特的姿势动作。要用自己的作画来表现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世界,就必须加入这个场景的心情,和这个角色的特征动作。所以鲁路修扔飞镖的场景,也不纯粹是扔飞镖,还要考虑到鲁路修会怎么动。如果在动作的表现方面不走心,角色的形象就会不够立体,所以我很注意这一点。必须使用有些夸张的形体动作,拿出让人一眼就看出「这家伙,很得意忘形」的演出效果,这一点非常有难度。

千羽 这个场景,谷口监督给他施加了不少的压力。我们也施加了些压力(笑)。

河合 中田先生、千羽小姐和谷口监督每次都威胁我(笑)。监督说「我很期待的哦!」,给我施加这种鼓励性质的压力。我有种「不能辜负」的感觉,每次商讨作画,都会绷起神经。

天之声 比如会威胁说「如果不在这个地方努力一把,这电影就废了!全都靠你了哦」(笑)。

千羽 谷口监督说了「观众看到了鲁路修扔飞镖的新画面,肯定也会开心的,希望你画得帅气点。还有这里,鲁路修不得意忘形,这个电影就很难浑然一体,请好好处理」。我和中田先生讨论后,就让阿桃(河合)画了。大家一边一起给她施加压力「你来画!」,一边悄悄讨论。分镜上,并没有画得那么细。如果是一般的动作,阿桃会画得非常好。可是,既然是鲁路修,那如果是一般的动作,就不算是达到了监督的要求。

天之声 有很多长台词。角色难免会动来动去,所以需要比较有效的动作。

千羽 为了研究动作,我还买了飞镖。大家一起在扔飞镖(笑)。

天之声 扔飞镖的画面,拍摄了好几次近距离扔出去弹飞的镜头,用慢动作来确认。

千羽 一般而言,会按照顺序来看分镜,自然代入角色的心情,就能作画了。可是,各个情节之间插入的新场景,感情“线”很难连贯上前后场景。我们就在作画商讨会上,说明剧场版的情节流程。电视动画里面有鲁路修失败、消沉、悲伤的场景,而《兴道》是没有的,所以鲁路修的作战计划全部都是一帆风顺的,他扔飞镖时处在一个得意洋洋的状态。这之后鲁路修知道坐在兰斯洛特上的人是朱雀后,非常失落,所以谷口监督希望在这里表现出鲁路修非常得意的状态。

天之声 监督最初说过「鲁路修在欣然起舞」(笑)

千羽 谷口监督经常问我「能把日常画面画,出非常得意,哼着鼻音小曲跳舞的感觉吗?」,跳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我对谷口监督难以启齿「这很难」或是「办不到」,所以我回答的是「我会努力的」(笑)。

天之声 您虽然没否定,但感觉你有爆笑,然后说了「鲁路修有这么夸张吗?」(笑)。

千羽 我是有说过(笑)。谷口监督演示的动作,非常亮眼。

天之声 我还记得监督扔飞镖的动作非常奇怪(笑)。

千羽 谷口监督的演示基本不能当做参考,但他的那种心情我倒是感受到了(笑)。

——谷口监督也有进行了实际演示啊(笑)。

千羽 有让阿桃仔细考察演技的。本以为会非常麻烦的,但出来的效果还是很有价值的,鲁路修的动作非常好。

河合 我觉得必须要这样,才有一种得意的感觉。而且在作画方面,CLAMP的角色,头身比例都很高,很修长,身体的平衡很难把握,所以要一些时间来适应。我稍有大意,身体就会画出厚度了,我要画地更加仔细。我有画下巴和轮廓比较圆的习惯,所以我在心中决定,要画得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锐角。

——松本小姐在作画方面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?

松本 我都是在竭尽全力地配合人设的特征。我觉得阿桃小姐非常厉害。

河合 突然就表扬起我来了(笑)。

——并不是在进入作画状态前的练习,但会画一些草图吗?

松本 姑且,还是会画的,我以前参加制作的动画,头身比例都蛮低的,所以反差有点大,我有点迷茫……我给大家添麻烦了。

千羽 没什么。你做得蛮好的啊。有种不愧是你的感觉(笑)。不论是基诺,还是阿尼亚,你的作画都很好地把握住了角色。

松本 好温柔……!

千羽 我并没怎么做修正吧(笑)。

——在作画方面有烦恼,会去咨询千羽小姐吗?

松本 千羽小姐很认真,还会好心地回答我一切问题。在《纯洁的玛利亚》的时候,我负责一个玛利亚中毒,身体发麻,摔落吊床的场景。我没见过,也没有经历过身体发麻摔落,所以我不知道发虚的感觉,就找千羽小姐商量。千羽小姐非常繁忙,还在一个空屋子给我做实际演示。比如说这种感觉……啊!我聊《纯洁的玛利亚》,这样没问题吗?

千羽 没事、没事(笑)。

河合 千羽小姐的画功也是非常了得,对每一个事物的思考,都非常深入,挖掘得非常有深度。我在苦闷的时候,去找她商量,她就会给我展示一些很有深度的部分。那些想法出乎我的意料,思维又有深度,令我非常尊敬。

松本 我每次学习那些东西,就会深感自己的不足。

千羽 没有的事!这两人原本就是很专注的性格。再说很少有人找我问演技方面的事情,而且我对于一个动作感到棘手时,考虑事物就会比较深入。

松本 阿桃小姐,最初找千羽小姐商量时,会感到紧张吗?

河合 最初我超级紧张的。那时,我都还没放开,紧张得要死,行为举止非常可疑。

千羽 现在也没什么变化,可疑换在了其他方面罢了(笑)。有两位加入,谷口监督也非常开心。而且谷口监督的作品中,其实每一个动作都是有好几个含义的,所以必须要深入思考,才能处理得比较好。

——在看过的完成版《兴道》《叛道》后,有什么感觉?

河合 剧情很紧凑,速度感很强,就像是云霄飞车一样,又留有余韵,满足度非常高!就我个人觉得,我画的新画面部分跟电视动画的画面匹配得还算不错。

千羽 每个角色背负的问题都会越来越沉重,我们工作人员来看,都不会不禁落泪,藤原樱小姐的歌曲也非常给力。藤原小姐是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粉丝,歌词也很贴近动画,所以非常打动人心。

河合 《叛道》有很多新画面呢。

千羽 比《兴道》要多。《叛道》是朱雀的视角,所以整体上跟朱雀的关联点会比较多。新画面有一集电视动画的分量之多,带着一种“这时的朱雀会~”的感觉。

松本 明明是电视动画,却用电影院的大屏幕来看,非常美的。感觉非常厉害。

千羽 当时的工作人员,每个人都是多耗费了很多精力。《叛逆的鲁路修》中有很多这样的事情,这真的是一部非常幸福的作品。我都怀疑大家是不是都中了Geass了(笑)。就是因为多耗费了这么多功夫,才会有这样的品质。

工作人员 在编辑视频的时候,谷口监督比较喜欢的是,看新作和电视动画的画面差别。看试播会的反应,再做编辑,对新画面融入电视动画方面做研讨。可是根本没人对新画面的插入有意见,好像监督也放心了。

千羽 非常有难度的哦。谷口监督跟我说「因为是剧场版动画,所以希望不要绷得太紧,搞得太奇怪。可是难得有新画面,还是希望大家可以看得开心」,我就尝试了很多东西,要怎么样才能让观众满足。

千羽 当时,加入进制作现场的石田可奈酱,田畑寿之先生他们这一代人,也给动画和制作现场带来了积极的影响。那之后,我们也老了10岁了(笑)。我很担心这次的剧场版,没有这样的人在,能不能做出《叛逆的鲁路修》的风格。这两人正好是他们当年的年纪,我感觉能行,结果果然很好。

——最后,请对要看剧场版动画的粉丝说几句。

松本 剧场版,跟电视动画的设定和剧情流程有点点不同。大家可以关注,这些不同会如何关联接下来的剧情发展。已经看过《兴道》《叛道》的朋友,多谢你们了。

河合 不论是《兴道》,还是《叛道》,都非常有趣,令人感觉不到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长。故事剧情非常丰富,观众朋友可以获得跟看电视动画时一样的热血澎湃,希望大家看得开心。

千羽 可能有很多人会觉得「这就是一个总集篇吧?」,但我觉得说是「再编辑版」会比较合适。不过,我们不是把电视动画系列串起来,弄短,而是重新组合成了两个半小时的剧情。为此我们加入新画面,角色们的经历也会有所不同。声音也是全新录制的,音乐的插入也跟电视动画有所不同。《兴道》是鲁路修,而《叛道》是表现的朱雀的感情。音乐不同,感受也会不同,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欣赏到这一部分。但愿我们有把三部剧场版,做成浑然一体的效果。

——河合小姐和松本小姐,还会继续参加制作吗?

千羽 两人还参加了Next Project,负责很重要的场景。我又能给两人施加压力了(笑)。

收藏
投1蕉
你的态度
  • 稿件中的视频

    相关文章
    0

    错误信息